佐村河內7日公開道歉
  日本“失聰作曲家”佐村河內7日首次就自己請“槍手”捉刀作曲的事實公開道歉。不過,不甘被他欺騙多年的日本媒體如今不僅懷疑他作曲的能力,甚至對他是否真的失聰提出疑問,一些媒體甚至帶著聽力專家想要驗證他的聽覺功能。
  “偽天才”不懂作曲
  綽號“日本貝多芬”的佐村河內7日亮相東京一家酒店,與往常披長髮、戴墨鏡的標誌式裝束不同,這一回,他凈面示人。面對擁擠的媒體記者,佐村多次彎腰鞠躬,表示道歉。
  佐村河內出生於日本廣島縣,上世紀90年代中期憑藉為知名電腦游戲《生化危機》等游戲配樂而一舉成名。在日本媒體過去的描述中,佐村河內聽力持續退化,至35歲時完全失聰,但他堅持創作,從未停歇。
  在媒體筆下,佐村河內被描繪成一個“被上天奪去聽覺、卻給人間最美麗聲音”的天才。他曾發表用以悼念1945年廣島原子彈爆炸遇難者的《第一交響曲,廣島》,堪稱家喻戶曉。
  不過,就在上月,一位名叫新垣隆的音樂老師披露,他為佐村捉刀作曲18年,包括《第一交響曲,廣島》在內的眾多曲目都是他的作品。佐村長期向他支付稿酬。
  新垣隆甚至說,佐村根本不聾,而且對音樂一竅不通,絲毫不會作曲。
  “大忽悠”根本不殘
  醜聞披露前不久,佐村通過媒體宣傳,自己正在創作一首描寫2011年東日本大地震及海嘯幸存者堅韌性格的曲子。
  醜聞披露後,媒體大呼被“忽悠”。所以,7日的新聞發佈會異常火爆,不少媒體記者憤憤而來,有些記者甚至帶著聽力專家趕到現場,準備對佐村進行現場測試。法新社描述,新聞發佈會像是一場混亂的狂歡。
  新聞發佈會上,佐村說,他的聽力仍然有問題,但這些年情況在好轉。
  “聲音被扭曲,我幾乎無法辨認詞彙,”佐村在新聞發佈會上為自己的“失聰”作辯護,“這不是謊言,我至今仍需手語翻譯。”
  他還拿出最近的聽力診斷書,向數百名記者證明自己不是假聾。
  法新社報道,佐村的聽力診斷書顯示,他的聽力缺損程度還不足以讓他獲得政府認證的殘障證明,他實際上患的是感音性重聽,即部分聽力缺失。另外,他先前持有的一份殘障證明已經被迫上交橫濱相關部門。
  “我非常抱歉,製造了這些麻煩,”佐村說,“我對那些買我唱片、聽我音樂、參加我音樂會的人表示道歉。”
  “常驚恐”擔心真相曝光
  不過,在這場歷時3小時的新聞發佈會上,佐村並非一直防守。他對這次醜聞的揭批人、即“槍手”新垣隆提出威脅,稱將提起訴訟。
  “他說他曾多次建議我停手,但這徹底是個謊言,”佐村說,“每次只要我對音樂有個新想法,他必然來見我(接活兒)。”
  佐村說,自己也曾是一名“專業作曲人”,有關新垣隆的代筆作,那是“我倆的秘密,由我詳細設計,由他譜寫成曲”。
  佐村指責新垣隆每次為他捉刀開價越來越高,“那才是18年的真相”。
  日本廣播協會去年製作了一部紀錄片,名為《靈魂的旋律》。影片以追隨拍攝的方式記述了這位“日本貝多芬”寂靜世界里的動聽音符。影片中,他前往海嘯災區,探訪災民,為一個失去母親的小女孩譜曲,紀念她的母親。
  “我常常感到驚恐,擔心有一天真相會曝光,”佐村說,“我原本打算十年後結束這一切。”
  但如今一切都提前結束了。佐村說,7日是他最後一次出現在媒體攝像機前。
  新華社 凌朔  (原標題:雇槍手作曲“日本貝多芬”道歉)
創作者介紹

fteaqgajdqf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